又见韩国分外亲 - 중국인터넷명문

中文/新闻网客 2009.12.29 07:44 Posted by 바로바로

이 글은 대한민국 통일부와 민주노동당의 초대로 2009년 12월 10일부터 12일까지 한국의 동북아평화포럼에 참석해서 있었던 일을 적어놓은 것입니다. 사실 공선생님은 2000년부터 2001년 사이에 한국의 이화여대에서 재직하셨었습니다.

孔庆东 선생님은 현재 북경대학교 중문과 교수이며 소설가입니다. "북경대의 술취한 협객[각주:1]"이라고 불리고 있으며, 김용소설에 대한 강의로 이름을 알렸습니다. 또한 무려 공자의 73대 직계후손이기도 합니다.

중국의 지식인의 중국인들을 대상으로 쓴 글에 나오는 한국에 대한 평가와 내용은 상당히 중요하며, 여러분들도 한번 쯤 읽어보시라는 의미에서 이렇게 올려봅니다. 다만 본 글은 교류를 강조하기 위해서 현실의 문제적 현상들을 일부러 축소하는 경향이 보입니다.

又见韩国分外亲

    应大韩民国政府统一部和民主劳动党的邀请,中国民间学者代表团于2009年12月10日至12日赴韩国参加首届东北亚和平论坛。
    本人曾于2000年至2001年在韩国任教两年,2002年又曾赴韩开会。后来出版了《独立韩秋》和《匹马西风》两本一言难尽的奇书。时隔七载,再一次踏上这片热土,不禁感到分外亲切。
    当年本人所称赞的韩国的优点依然被保持,本人所批评的缺点正在被克服。随着两国人民交往的加深,韩国广大民众不再视中国为共产党统治下的恶魔国度,中国广 大民众也不再视韩国为只生产速成美女供未成年男性集体消费的芭比国家。把韩剧等同于韩国人民生活的中国傻帽正在越来越少,高呼着“此间乐,有白薯”而留恋 中国的韩国青年正越来越多,两国网友的网上吵架也越来越超越意识形态的分歧而演化成兄弟斗嘴……所有这一切都使得孔老师再次望见仁川的月尾岛时,顿觉当年 麦克阿瑟竟然把名字如此美丽的所在变成一个屠场,是何其的罪不可赦。
    又一次吃到正宗的韩国泡菜、韩国烧烤,又一次喝到正宗的韩国浊酒——马格力。想起我曾写下的诗句:“何当共饮马格力,却话汉城夜雨时。”到韩国的这天,恰好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似乎有一种曾经的女朋友嫁给一位老员外之后,请你到他们家去做客,非常亲切而又诡异的感觉。
    当天下午,我们去拜访了金大中总统的夫人李姬镐女士。李夫人出身于我所任教的梨花女大,陪伴金大中经过了多少生死风波。我最钦佩的三位韩国人——安重根、金大中、李昌镐,他们的英雄风采是中国人也少有的。
    晚上去拥有千年历史的承恩寺,拜访明尽禅师。禅师的堂上高悬四个大字:“但知不会”。我一见便明白了禅师的志向。几个回合的问答,禅师便说,我们仿佛早就 是知音了。同行的李希光院长,他的名字恰好与“明尽”意思相同,希光者,明尽也。此中大有鲁迅的味道。明尽禅师机锋玄妙,三言五语,便将基督教和西方文化 骂得狗屁不值。说到布什,禅师说:“不知道什么布什,只听说过狗屎。”且不论其思想立场,单以禅宗的智慧来看,想不到韩国还有这样的大师。而中国禅宗,今 天还剩下些什么?少林寺的师傅们,你们在做什么呢?各地佛学会的政协委员们,你们在做什么?你们为苦难中的中国工农大众做了多少真正的善事?你们逼迫得我 这样一个俗人自称“和尚”,你们为那些矿井下和锭子上的冤魂,做过一次法事吗?我不反对寺庙赚钱,也不反对酒色和尚,人家日本韩国的和尚也赚钱、也结婚, 但是人家关心人间疾苦,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才是我佛东来意,你们懂么?哦,我又激动了,我又不懂装懂了,还是“但知不会”吧。
    夜宿汝矣岛的列克星敦大酒店,网速极慢还收费,其他设施也落后了。窗外就是全球最大的邪教中心——纯福音教堂,俺在《独立韩秋》中写过的,牧师率领上千信徒为美军士兵祈祷,然后全体起立,发功治病,罗马教皇一定自愧弗如吧。
    次日,在韩国的国会议事堂举行论坛。跟中国雄伟壮丽、戒备森严的人民大会堂相比,韩国的“国会山”显得十分寒酸,我们拿着护照晃一晃就进去了。大厦的走廊 里乱七八糟,装修水平跟北大附中差不多。我的翻译是一名哈尔滨美女,忘了带胸卡,一个微笑,警察也就放行了。林东源理事长出席并讲话,李希光致辞,我和熊 蕾老师做了大会发言,云杉大姐做了讨论发言,均引起较大关注并获得相当高的评价。韩国学者的发言也都很认真务实。很多韩国朋友激动地说,没想到中国还有这 么多有良心的学者,我们还以为中国学者都是某某某那种美国鹦鹉呢。中午简单的工作餐,绝对不如领到工资的中国民工吃得好,所以饭后精精神神,一点也不困 倦。记者告诉我,韩国也有很多我的粉丝,其中懂中文者,常看我的博客。
    晚上接受《民主21世纪》的采访。孔和尚对很多媒体不屑一顾,不论中国美国日本韩国。我看媒体不论大小和左右,只看做人是否真诚。不真诚的,企图套俺的话 去混饭吃的,有时俺一生气,当场轰走。这晚的采访俺非常满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以致次日韩国朋友开玩笑说,孔老师爱上女记者了。
    第三天上午,去韩国最著名的进步大学——圣公会大学参加“知识分子的责任”座谈。这所大学我去过不止一次,跟那里的民主运动领袖白元淡女士熟识。这次又会 见了张暎硕处长和曹喜公(日字旁)所长等著名批判学者。担任翻译的女生来自成均馆大学,听到我的名字惊叫起来,原来也是我的粉丝。然后到63生命大厦午 餐,参加的还有两位美国的朝鲜问题专家。下午去韩国未来发展研究院,拜会卢武铉总统的顾问和统一部长李在祯。卢武铉总统因为公开宣布崇拜毛泽东,遭到韩国 反动派不遗余力的谋害。本来卢武铉时期的女总理韩明淑也要会见我们,但近日也被反动派构陷,只得取消了日程。
    满载着韩国劳动人民的深情厚谊,满载着半岛南北双方人民的统一梦想,我们匆匆赶回北京。论坛的组织者郑己烈教授和弟弟为我们送行,会议的圆满成功,令中韩朋友都非常高兴,郑教授的中文也越说越流畅了。
    在机场发生了一段小小的龃龉。安检人员发现了我和李希光院长的书包中各有一本英文的金正日传记,就如临大敌,一件一件地搜查我们的东西,包括俺穿过的袜子 内裤都打开看看。但又不敢公开挑衅,最后找了个借口,说我在机场刚买的一盒人参不能带,非要我办理托运。跟他们吵也没用,只好托运了。从法律上讲,韩国还 处在“战争状态”,这种紧张的敌意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在朝鲜,也可能发生同类的事情。安全不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日子,中国人民已经忘记60年了,所以让我们 理解我们的邻居吧。如果拿日本做个比较的话,日本人做事往往更有礼貌,就像马路对面咖啡店的小姐那样,隔着马路不断鞠躬致意,永不跟你吵架,让你感到愉 快,但你也永远不知道她的内心。而朝鲜和韩国,则是隔壁的一对兄弟邻居,有时跟你好成一团,有时又跟你打成一团,让人感到哭笑不得。这就是,又见韩国分外 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啊。
    行程汇报到此,下面是本人在论坛上的讲话。

 

朝鲜核问题与中国的作用

 

           孔庆东

 

안녕하십니까!
各位尊敬的先生、女士:
    大家好!
    我是一名北京大学的普通教授,我从一个知识分子的角度,谈谈我对“朝鲜核问题与中国的作用”的看法。
    自从朝鲜试射核武器,全世界特别是东北亚地区就产生了一种“和平恐慌”。恐慌之下,各种情绪激动或者是激烈的言辞纷纷涌现。不希望这个世界上的核武器增 多,大概是人之常情,或者说是被洗脑之后的“人之常情”,所以从官方到民间,对朝鲜的不满与谴责,似乎占了上风。特别是在中国,这样的言论曾经是压倒性 的,以致误导了中国的外交政策。幸亏还有一些清醒的学者,坚持理性的良知,坚持公正的立场,才终于有了今天温家宝总理的访问朝鲜,以及即将启程的习近平副 主席对东亚几国的访问。
    当前世界的主流话语,是呼吁“和平”。世界各国领导人在各种外交场合,几乎众口一词地说:“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题。”但是我们清醒地看到,世界并 不和平,战火天天在燃烧,军事人员和无辜平民天天在死亡。那些呼吁和平的政治家里面,有一部分就是战争的参与者甚至是制造者。当和平仅仅成为一种口号或者 外交辞令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是充满危机的。中国有句古诗:“杀人如草不闻声”。我曾经在韩国的公园里,看到韩国的老人用毛笔写下这句诗,我知道韩国人民 是懂得这句古诗的。在和平旗帜掩盖下的杀人,可能是更残暴、更兽性的。
    局部战争的参与者和制造者,往往以某个国家拥有了某种杀伤性武器,作为发动战争的口实,以此来欺骗本国民众,让他们相信战争的合法性。利用大众媒体所操纵 的不公正的“民主”程序,来实现少数利益集团的暴力诉求。在这种宣传的烟幕弹之下,人们经常忽略了,世界和平与否,从来就不依赖于武器的杀伤性和拥有数 量,而依赖于武器掌握在什么人的手中。武器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人。拥有先进武器的人或者国家,不能把和平的希望寄托在他人的武器落后上。世界历史的发 展告诉我们,和平有时候恰恰出现在“军事均衡”时期,而“军事失衡”可能恰恰是战争的契机。
    2009年所出现的朝鲜核问题,是朝鲜半岛政治紧张局势长期延续所促发的。我们应该设身处地,站在朝鲜半岛人民的处境中,去体会这种长期的紧张局势给人带 来的巨大压力,以及由此所产生的心情。对于朝鲜核问题的发生,和由此带来的政治震荡,中美俄日朝韩六方都有责任,不应该单向度谴责朝鲜一家,那样只会加剧 敌对和误解,甚至最终走向彻底的破裂。美国在这个问题上负有最大的责任,正是美国长期坚持的对朝鲜进行孤立、打击、封锁、丑化的立场和态势,使朝鲜在国际 环境中处于极度不利的位置,逼迫朝鲜要以最大的举措来保卫自己。其实,1964年中国成功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之前和之后,美国也是采用类似的立场来对待中 国的。想一想当时中国人民的心情,就不难理解今天朝鲜人民的心情。美国这种处理世界事务的方式,实际上推广了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其中包含着的潜台词是: 没有核武器者,就没有拥有核武器的权利;拥有核武器者,就自然拥有了这种权利。正是这个逻辑上的悖论,诱发着核武器的扩散。按照西方“天赋人权”的理念和 美国人民可以自由持有枪械的法规,每个地球上的人和国家都拥有使用某种武器自卫的神圣权利。至于使用与否,则决定于所受到的威胁大小和自身的能力。所以, 美国事后能够及时调整自己的外交口径,仍然主张以谈判解决问题,这一态度是值得赞赏的。
    应该看到,美国的态度其实是解决该问题的关键。美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主观上积极插手全世界各个角落的事务,客观上也负有这样的责任和义务。世界 上所发生和正在进行的战争、冲突、流血、死亡,无一不与美国有关。其他任何国家,都不具备美国的实力和雄心。所以,美国必须反思自己的心态、策略,重新思 考怎样担负唯一超级大国的责任,为世界、也为美国人民赢得最大的和平与最大的尊敬。美国之外的其他各方,也应该面对现实,承担各自的责任和义务,共同协商 解决这一重大而严肃的问题。
    至于中国,由于中国与朝鲜从古代到现代的特殊历史渊源,决定了中国必须在朝鲜核问题上发挥独特的重要作用。各方对此必须有充分的认识,并予以高度尊重。企 图绕过中国,或者破坏中国与朝鲜的传统友谊来解决朝鲜核问题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甚至是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的。中国与朝鲜的友好关系,是朝鲜半岛和平与 稳定的不可或缺的基础。动摇了这个基础,一切的“和平与发展”都有可能成为泡影。韩国和日本两国,对此尤其应该具有清醒的认识。中国和一些国家的部分民众 对此问题怀有糊涂看法,不能从大局考察,觉得这只是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的事情。这是应该加以耐心说明和解释的。必须看到,东北亚已经持续半个多世纪的和平局 面,在非常大的程度上,是中国和朝鲜两国人民的友好纽带所维系的,这个局面使得东北亚各国都获得了良好的经济发展机遇和势头,不论从道义上讲还是从利益上 讲,我们都不应该单独把朝鲜排斥在这个机遇之外。解除朝鲜人民的压力,给予朝鲜宽松的发展空间,必将给东北亚各国都带来新的利益和福祉。
    当前世界的主流媒体话语,充斥着对朝鲜的妖魔化,充斥着冷战思维。大多数人民的消息来源,是美国等强权国家的宣传机器。这些消息和报道,大肆渲染朝鲜的贫 穷、落后、愚昧、专制,丑化朝鲜的执政党和领导人,对朝鲜的经济建设成就和人民福利的积极面、社会生活的健康面,视而不见或者是避而不谈。在某些地区,专 门出版妖魔化朝鲜的书籍,甚至成了一种职业。这种言论和现象的背后,弥漫着一种人性的高度冷漠,是对人类同胞的高度残忍。不论从儒家思想、道家思想,还是 从佛教、基督教的思想来看,这种话语都是极不友善的,是不把朝鲜人民当人看,甚至可以说就是战争的动员令。不改变这一非常不友善的态势,朝鲜半岛局势的缓 和将遥遥无期。假如世界上真的存在那样一个妖魔般的国度,那么一切的谈判又有什么意义?
    中国是长期遭受西方妖魔化的国家,这种妖魔化至今也还在继续和变种。我本人遇到很多外国朋友,认为我们中国的平民没有肉吃,没有水果吃,没有啤酒和电视, 身上藏着毒药,不能批评领导,动不动被共产党拉出去枪毙,如果对中国的某件事持肯定态度,就一定是共产党的特务等等。从这些认识和见解中,我们看到的是很 多西方民众信息渠道的狭窄和思维方式的可怜。深知这种妖魔化之苦之可笑的中国,在这一问题上,应该加强与美国的沟通,首先共同地正确面对朝鲜、平等面对朝 鲜,以善意换取善意,才能重启六方会谈,真正进入解决问题的实质性阶段。如果一方面坚持对朝鲜的污蔑和丑化,另一方面又要求朝鲜首先屈从大国的意志,那在 朝鲜人民面前,就必然是一副失去了道义的非常凶狠霸道的形象,任何执政党和领导人,都不会在没有尊严的情境下,单方面让步的。
    中国的另一个重要原则,应该是平行对待南北韩两国,在帮助南北韩加强经贸合作的同时,不以单纯的经贸视角来处理朝鲜半岛事务。自从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 立了正常的外交关系以来,中韩之间的往来逐渐增多和加深,两国人民逐渐走出了妖魔化对方的泥潭,正在越来越多的方面相互理解、相互支持。在这个过程中,中 国对待朝鲜半岛南北两方,可能存在着畸轻畸重的失衡表现,有时候经济方面的考量,遮蔽了政治和文化方面的清晰视野。中国所展现的对于朝鲜的支持和友善力 度,有所弱化,这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朝鲜人民的心理。因此对于朝鲜核问题的出现,中国也是负有一定的间接责任的。中国应当一方面同等对待韩朝两国,另一 方面又要将半岛南北两方当做一个文化整体,合理而有层次地安排东北亚的外交布局。不要因为一个双边关系而影响另一个双边关系。中韩关系、中朝关系应该均衡 健康地同时发展,并以此促进韩朝关系的均衡健康发展。经济上和政治上实现了多方互利和相互信任,这才是最大的和平保障。
    世界上真正使用核武器的事实,只发生在一个国家拥有核武器的时段。自从多个国家拥有核武器之后,不但未发生过核武器的真正使用,连世界大战也没有发生过。 这当然不能说是“核武器保卫了和平”,但可以提醒我们,和平在更大的程度和更多的时间里,取决于“均衡”。汉字中的“和”字,本身就包含着“均衡”的意 思。
    东北亚同属一个经济文化圈,有着共同的文化背景和人文共识。但是由于漫长的近代史上遭受过严重的侵略和奴役,彼此之间不免存在着许多从观念到利益的分歧。 全世界的许多关键问题,都集中在东北亚。这使得政府之间的交流谈判,经常不够顺畅。历史上,东北亚人民之间的相互往来是有传统的,对于官方的各种交流也是 具有积极的推动和指路作用的。中国应该允许和促进更多的民间团体往来,把东北亚的和平,建立在人民之间的友好交往和文化认同之上,这是保证东方文明长久繁 荣、保证世界各地长久和平的根本大计。
    谢谢大家!

 


本期博客思考题:

1. 浊酒与清酒,有什么不同?
2. 与安重根齐名的另一位韩国民族英雄是谁?
3. 贫铀弹算不算核武器?


본 글은 중국에서 많은 사람들에게 읽히는 글 중에서 저의 마음대로 상당한 가치가 있다고 생각되는 글입니다. 제가 전문을 다 번역을 하는 것이 좋겠지만, 시간관계상 상당히 힘이 드는 면이 있습니다. 그래서 비록 전문 번역을 하지는 못하지만, 중국어를 어느 정도 하는 분들이 중국을 이해하고 중국어 독해능력을 올리는데 도움이 되는 면을 생각하여 올리도록 하겠습니다.

가장 좋은 것은 제가 중국어 원문을 소개하고, 현재 중국어를 배우시거나 중국어능력이 일정 수준이상이 되면서 잠시 여유시간이 있는 분들이 번역을 해주시는 것입니다. 곧장 덧글로 번역을 올려주셔도 되고, ddokbaro@gmail.com 으로 보내주셔도 됩니다. 혹은 트랙백으로 달아주셔도 됩니다.

혹은 10분이 덧글로 번역을 요청해주시면 번역하도록 하겠습니다.......


  1. 北大醉侠 [본문으로]
BLOG main image
바로바로의 중얼중얼
인문학과 IT의 융합을 추구하는 디지털 인문학을 공부하고 있습니다. 그리고 중국을 비롯한 다양한 취미생활을 통하여 박학을 추구하는 잡학입니다. 개인적인 문의는 제 메일(ddokbaro@g메일.com)로 해주시기 바랍니다.
by 바로바로

카테고리

분류 전체보기 (3628)
디지털인문학 (255)
30살의 병사생활 (5)
중얼중얼 (445)
한국이야기 (140)
중국이야기 (1351)
중국유학 (282)
중국만화 (487)
역사-歷史 (202)
번역 프로젝트 (70)
취미생활 (224)
로바로바 (8)
Language (40)
中文 (100)
일본이야기 (17)
TNM Media textcube get rss DNS Powered by DNSEver.com
바로바로's Blog is powered by Textcube. Designed by Qwer999. Supported by TNM Media.